中国财富出版社>所有分类>图书>人文类>文学与国学类图书>文学传记>文学传记

热销图书

最近浏览过

    八大处路三十五号 -----

      收藏此商品
        • 作  者:刘蕴华       
        • ISBN:9787504766496
        • 出版社:中国财富出版社       上架时间:2018年12月14日
        • 版  次:第1版                页   数:284
        • 开  本:16             字  数: 185
        • 装  帧:平装             纸  张: 17.75
        • 市场价:49.80 商品编号:201812141001131951311751
        • 折扣价:¥49.80
        • 人 气:已有 人关注
        • 用户评分:(0人评)
        请选择您要的商品信息
          购买数量: - +(库存量:1000

          宝贝已成功添加到购物车

          购物车共种宝贝合计:

          去购物车结算 继续购物

        • 图书详情

        • marc数据

        • 相关商品

        • 用户评价

        • 销售记录

        • 购买咨询

        通过对刘蕴华一生的叙述,特别是在养老事业上所付出的努力和做出的贡献的叙述,让读者了解作者所从事的养老事业,从而让整个社会重视和支持养老事业。本书以刘蕴华的圆梦为线索,将刘蕴华的一生串连起来,从缺少父母之情到渴望父母之情 ,再到事业成功后对天下老人之情,以及因之而有的办养老院为老人养老的梦想,以及梦想的实现,让本书逻辑紧凑、圆融一体。
         
        最有用的评价:

        暂无最有用的评论

        如购买过程中有任何疑问,欢迎向我们咨询

        咨询类型:
        咨询内容:
        不促销
         编辑推荐:

        愿天下老人,老有所依!

         作者简介:

        刘蕴华, 女,1945年7月16日出生,汉族,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副秘书长、中国社工协会老年福利服务工作委员会执行主任。北京市石景山区金梦圆老年乐园院长。荣获全国养老院“优秀院长”。刘蕴华, 女,1945年7月16日出生,汉族,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副秘书长、中国社工协会老年福利服务工作委员会执行主任。北京市石景山区金梦圆老年乐园院长。荣获全国养老院“优秀院长”。

         图书目录:
        我参与修建的北京京石高速公路北京段自广外六里桥到河北琉璃河,全长43千米。这段路原为京同路、京保路的一部分,是北京通往南方各省的咽喉要道。800年前在永定河上修建的卢沟桥,风光独秀,光彩照人,如今已经是被保护的古迹。
        想当年,日寇侵华战争开始,这一带惨遭日军破坏,新中国成立后,这里还修了一条新路桥,有八九米宽,但无法承受200吨的压力,况且路面已经损坏,成了低标准的二级公路。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这条公路根本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高峰时段,汽车、马车、摩托车、自行车和行人混在一起,排成一条三四千米的长队,一堵就是几个小时,十几千米的路程,要走两个多小时,而且事故不断。
        张百发常务副市长来指挥部给我们讲了一个小故事,他是这样开头的:“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有一天市长去房山,刚出六里桥就堵车了,过了好久不见动静,他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救他。我能有什么办法,只好开玩笑说,你等着,我调一架直升机去救你。这当然是玩笑话,我的意思是,京石路堵得太厉害,要么派直升机,要么咱们就修一条好路出来。”张百发市长说:“一定要打通这个大门,缓解城乡结合部的交通压力,开发西部的旅游资源和矿产资源。”
         
        (一)京石公路如何修,加宽老路还是另辟新路
         
        广大技术干部把昌平公路的作风带到京石路,会议桌一摆就开始办公,姜总指挥带领大家讨论,议题就是:京石路这活怎么干,是加宽老路还是另辟新路。
        技术人员现场勘查后,意见不一致,我记得一种观点认为,利用老路拓宽成一级公路,可以减少投资,少占用农田;另一种观点认为,老路加宽只能缓解一时,等于打了个强心针,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平交道口、快慢交叉、行车速度低等缺陷依然存在。如果撇开老路另辟一条新路,即使投资多些,从长远考虑还是划算的。只有全立交、全封闭,才能取消平交道口,取消红绿灯,实现高速度。老路可以改为辅路,作为地方专用车道,给慢车、非机动车和行人使用。
        对此,双发各执一词,争论不下。参加讨论的很多人都不懂技术,插不上话。而双方工程师的话让旁听者觉得都很有道理,不知道该如何取舍。
        最后,两位总指挥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两种方案以及由设计、施工等部门讨论出的结果,一起汇报给市政府,请求政府批准。
        市政府批示:另辟新路,建设一条全封闭、全立交的高等级公路。
        姜善智总指挥说:“现在国家没有具体方针政策,交通部也没有规划,要不要修高速公路一直都是争执不休的问题,在全国也尚无先例的情况下,政府竟然同意我们修一条全封闭、全立交的高速公路,不得不说咱们政府在修路理念上敢于大胆突破。”
        姜总指挥也非常明白,京津塘修路可以从世界银行贷款,而我们京石路的修建,别说是另辟新路,哪怕是加宽旧路,政府批钱都很紧张。施工单位已经按照要求纷纷前来,没有钱,这一仗该怎么打?千头万绪!
         
        (二)继续实施中国特色的工程指挥部来啃骨头,组织打硬仗
         
        总指挥姜善智说:“昌平路的经验告诉我们,在当时的情况下,需要大兵团作战的工程,设立工程指挥部来实施工程的施工组织管理,是个行之有效的方法。”
        京石路较昌平公路技术标准要求更高,规模更大,线路更长,要求工期更紧,京广线横穿将会增加施工难度,对于技术的要求更加复杂。
        市政府为了更好地组织好该工程,决定仍然成立工程指挥部,从市政府有关的委、办、局、院、区等机构调派人员组成代表组,成立了有16个局参加的领导班子,如劳动局、供电局、电信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公共交通运输局、交通部公路局等。还有各区县、各项目部有关的代表,如北京市公路工程公司,交通部公路一局公司,公路处下属平谷、延庆、怀柔、门头沟等公路所,铁道部三局等。
        市政府给我们指挥部下达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工程的组织、调度、协调、监督和服务工作。京石路工程指挥部首先根据京石路任务的特点,实施招标、议标,以优胜劣汰的方式选择施工单位。另外,市政府对过去“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保护主义做法给予批评,要求把优秀的施工队伍加入进去,加强施工力量,保证工程质量。
        京石路指挥部的组织机构、工作原则、技术标准等领导都会要求打印成册,文秘工作不能出差错,这对于个人能力是一种考验。因为大兵团作战,人员素质不尽相同,不太好协调。比如我的工作,对上得为市长们处理日常事务,相当于文秘工作;对下要接待从一线过来的施工人员。接待的层级不一样,待人对事的角度就不一样,反映出来的要求也不一样。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提升。我当时是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必须把枢纽工作做好,工程技术部的总工程师关韧萍,副指挥从士杰、陈悦海等人交代工作都比较仔细,尤其是上海人陈悦海,每次都会反复确认,最后还会说一句:“别担心,有问题我会出面解释。”
        其实,他们的工作也都挺累的,不会诚心出错。
        姜善智比较温和,对我们总是讲道理,不发脾气。一旦发现有问题出现,他也会一遍又一遍地唠叨。姜总指挥比较擅长做群众工作,有时候我们实在是比较疲累的时候,他总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让我们充满干劲。他的办法多种多样,比如唱一段沂蒙山小调《小布头》,或者讲一些逗乐的段子,有时候会是激励性的语言。我还记得他召开的一次阶段工程进度会议,预计会议时间40分钟左右,结果他讲了足足一个半小时,讲着讲着一着急就激动了,连水杯都抛了出去,台下坐的都是一线来的施工人员,他把现场气氛调动得很好,拉近了台上台下的距离,最后让大家充满了干劲,重新投入到工程实施当中。
        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能想起来姜善智的做法,他绝对是一位让人尊敬的领导。那时候,所有领导都是朴实无华,注重成效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公路工程指挥部就是由这样一群人组成的,在市政府的领导下,为老百姓的民生大计流血流汗,前赴后继,但是所有人都毫无怨言,从没有伸手拿过老百姓的一草一木、一针一线。
        从六里桥到河北界的琉璃河地区,全长43千米,跨越丰台、房山两个区,特别是六里桥到高碑店。按照工程进度,分为一期、二期工程,第一期工程全长14.4千米,按照方案需要穿过一些村镇,那里人多、房多、菜地多、管道管线多,与工程技术部门协作的达60多个单位,被拆迁单位只要有一家拖拉,就会影响整个工程的进度,所以拆迁任务不但重,而且特别重要。但是拆迁又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利益,我们必须慎之又慎。最后,我们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拟定了一个具体实施方案递交给市政府。很快市政府报告批复,支持我们的处理意见。
        由市长主持的市长办公会议,各有关区、县,各委、办、局、总公司的领导出席,进行拆迁动员。对有关拆迁占地、转工和经济补偿等问题做了明确规定。张百发市长在会议上提出“谁的孩子谁抱走”这样的观点,领导们接着又布置了第一期、第二期工程的拆迁工作,包括丰台区政府在内,各个部门都很支持。
        会议结束之后,京石路工程总指挥在工程指挥部按照市政府的安排召开动员会。动员会上,姜善智代表指挥部向全体建设者和协作者提出发扬社会主义大协作精神的要求,发扬“一盘棋”“一条心”“一股劲”三个一精神,要求全体人员以大局为重,小局服从大局,团结协作。落实市委的思想,一定要保证老百姓的利益,不能让他们受到损失。
        其实,任务最重的是丰台区政府,因为他们是具体执行对工程区居民进行拆迁安置的。我记得当时每亩地的拆迁费用包含三个方面:一是土地补偿费15万元;二是补两个劳动力的安置费;三是等待安置期间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当时有数千农民转为城市居民。房屋拆迁也按照新旧程度、面积大小进行补偿。暂无房屋的居民投靠亲戚或者居住在由工程部建造的临时用房里。
        第二天,80多人骑着自行车来到指挥部,崭新的自行车在院子里停了一大片。我出门一看都惊呆了。带头的几位女同志说他们都是拆迁户,我把他们都安置好,端茶倒水,问他们的来意。带头的女同志说他们就是来问到底要怎么拆,要听一个准信儿。我叫来拆迁部经理老肖,老肖把市领导的思想传达给他们,最后他们才笑呵呵地走了。
        从此以后,一直到整个工程结束,再没有一个人因拆迁事宜找过指挥部,也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媒体评论:

        暂无信息!

        • 暂无资料
        • 暂无资料
        • 暂无资料
        • 暂无资料
        • 暂无资料